民企兴职教 泡好一杯茶——一技之长如何让职业道路闪光

频道:国内新闻 日期: 浏览:65

  3月17日电 据《中国新闻》报报道,温杯、洁具、赏茶、投茶、冲泡、出汤、分杯、奉茶……伴随着舒缓优雅的音乐,茶艺师廖雪花端坐于茶几一侧,目光祥和、动作轻柔。在她纤细而优美的手姿中,原本繁杂琐屑的茶艺流程,如行云流水般舞动起来,娴熟悠然,一气呵成,台下观者莫不投来欣羡目光。

  像廖雪花这样的优秀茶艺师是如何培养出来的?茶艺行业如今发展得如何?这些问题的答案,都蕴含在兴起的职业教育发展大潮中。

民企兴职教 泡好一杯茶——一技之长如何让职业道路闪光

  “烫出来”的茶艺师 成为人大代表

  如何泡出一杯好茶?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实则复杂。从陆羽《茶经》对唐代煮茶法进行了一系列规范,到宋代文人雅士之间流行“斗茶”,把茶艺精细化进行研究,再到明朝朱元璋废团改散,盛行散茶冲泡……中国人逐渐形成功夫茶的饮用方式。由此,茶艺也成为中国茶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。如今,茶艺行业发展得如何?茶艺师最清楚。

  “茶艺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”八马茶业首席茶艺师廖雪花对《中国新闻》报说道。

  福建安溪是廖雪花的故乡,也是中国名茶铁观音的故乡。15岁时,廖雪花进入安溪茶业职业技术学校,选择茶艺专业;18岁,她步入职场成为一名普通的茶艺师;2018年,因参与中印领导人武汉会晤的茶叙服务,廖雪花在业内一举成名;25岁时,她当选泉州市人大代表,是代表团里屈指可数的“95后”。

  “好多人刚接触茶艺,要过的第一道槛,就是拿盖碗时避免烫手。茶叶要开水冲泡,当年我在茶校练习茶艺,冲泡时手指也被烫红,甚至烫伤过。虽然说,拿盖碗是有技巧,但要避免烫手,很难!这是必修课。”在廖雪花看来,某种程度上,好茶艺是烫出来的,“学茶艺时要全身心投入,将一个枯燥动作反复练习,成百上千次,日复一日不间断,才能学有所成。要想学好茶艺,没有捷径可走”。

  3000亿大市场 高级茶艺师供不应求

  廖雪花的高光时刻起步于职业教育。如何培养出更多的“廖雪花”,答案仍在职业教育。

  根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《中国茶叶消费市场报告》显示,2021年,全国茶叶内销总量突破230万吨,内销总额跃升至3000亿元。中国茶行业快速发展,茶企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生发,门店扩张迅猛,茶艺师人才缺口急剧增大。

  “个别地方的一些门店,即使出高薪聘请高级茶艺师,也往往出现一人难求的情况。”深圳八马茶业培训学校负责人焦杨表示。

  焦杨所在的八马茶业培训学校,成立于2010年,属于民办职业培训机构,主要从事初中高级茶艺师及初中高评茶员的培训教育。从2019年开始,该校迎来发展新阶段,通过线上、线下相结合的方式,先后培训过数万名学员。这些学员来自五湖四海,跨越不同年龄段、不同社会圈层,既有企业高管、也有职场新人,甚至有中小学生。

  “他们学艺,或是出于对茶文化的浓厚兴趣,或是出于对职场的提薪诉求。学员中占比最高的还是茶企在职员工。”焦杨说,“参加专业的茶艺培训,考取茶艺师资格证,成为他们提升职业技能、职场进阶的重要手段之一。”

  据焦杨介绍,学校培训过的学员,有的晋升直营门店店长,有的逆袭为区域销售能手,有的彻底爱上茶行业,回到二三线城市自立门户,开茶叶店当老板。

  “爱茶人”再就业 拿资格证书“技能满点”

  “参加学校茶艺培训课程,学费可以申请政府补贴,对工作又有帮助,何乐而不为?”潮汕人薛如婷是一个“90后”,曾为一家花店的店主。2020年,受疫情影响,她的花店倒闭,后来步入茶行业。

  薛如婷的经历也是职业教育促进社会就业的缩影。

  刚公布的2022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到,今年将继续开展大规模职业技能培训,使用1000亿元失业保险基金支持稳岗和培训,让更多劳动者掌握一技之长,让“三百六十行”行行人才辈出。

  作为八马茶业培训学校的新学员,薛如婷介绍,在课程中,茶文化基础知识、茶叶基础知识、茶艺礼仪与接待、服务与销售及茶艺准备与演示都是必学内容;此外,教授茶艺实操,还要根据不同茶类特性,介绍盖碗、紫砂壶、玻璃杯等不同器具的冲泡技巧。

  “我的目标越来越高,接下来是高级茶艺师。”在通过初级茶艺师考试后,薛如婷对未来职业发展更有信心,“现在年轻人不愿做茶艺师,感觉工作挺累,因为要学很多技能——插花、茶艺、礼仪、销售等等。但我个人喜欢茶,反而觉得学了这些技能后,个人发展更全面了”。

  同为潮汕人的周佳莉,是八马茶业学校早期学员,已拿过评茶员和茶艺师两个国家初级资格证书,也曾参加在深圳举办的斗茶大会,获得第三名。

  “拿证与没拿证是有差别的。”已经升任店长的周佳莉说,“茶企、茶叶店招聘茶艺师,证件等级是很重要的参考因素,如果是高级茶艺师,工资肯定更高,因为你的专业性更强。”

  为更好地传承茶文化 民资办职教亟需引导规范

  “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人才,我们就培养什么样的人才。”在焦杨看来,民营企业办职业教育,最大优势就是直接对接市场,减少做无用功。

  事实上,民企办职校已成为近年来的社会热门话题。2021年5月,中国教育部发布修订后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》,积极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民办职业教育。包括鼓励企业以独资、合资、合作等方式举办或参与举办实施职业教育的民办学校。

  今年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工商联主席刘劲松也对媒体表示,要引导职业教育社会化市场化办学,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和举办职业教育。

  针对茶艺职业教育领域的未来发展,身为资深从业者的焦杨建议,政府应鼓励引导有条件、有能力的知名茶企,建立完善、系统的茶艺师职业培训体系;支持一些茶业发展势头良好的地区,引入高级茶艺师人才,提供更多激励机制,提升茶艺师群体的福祉及社会地位,进而刺激更多年轻人乐于从事茶艺事业。

  投身茶艺行业也是在传承文化。廖雪花说,“茶艺不单只是年轻人的一种择业手段,它更是演绎茶文化的重要载体,甚至于说,茶艺师的存在,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茶,接触到茶背后悠久的文化传统”。

  正因为茶艺教育承担传承茶文化的使命,焦杨呼吁政府有关部门应加强行业监管和引导,“社会上有一些人利用茶艺师培训热度,投机逐利,随便注册公司,就成立茶艺培训机构。由于缺乏监管,课程粗制滥造,为迎合考证需求而大肆牟利,拉低茶艺师职业教育培训的整体水准,长此以往,必然对行业带来不良影响”。

  焦杨说,目前应提升茶艺培训机构教师的从业资格门槛。从事茶艺培训的教师,必须专业技能过硬、专业知识够强,才能教出好学生,为社会输送所需的茶艺人才。